6ue1o熱門都市小說 千秋不死人-第五百九十五章 五行山下鎮長生熱推-w3cjr

千秋不死人
小說推薦千秋不死人
“须弥世界,阎浮大千!这是芥子须弥之术,这是一方真正的天地!虽然只是一个雏形,但却依旧了不得。你小子麻烦大了,竟然被这厮带入了一个雏形世界之中。”
长生天此时一脸懵逼,但是在其脑海中的魔祖却没有蒙,他倒是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此时斗转星移扭曲世界,自己被一股莫名之力传入了一方陌生的大千世界内。
在这里,所有的法则制定,皆是对方说的算。
这就是对方的世界。
这对于长生天来说,乃是绝境囚笼,但对于魔祖来说,却也不过就那般罢了。
他的天魔大道无形无相,这方简陋的世界,根本就约束不得天魔大道的规矩。
大千世界或许有所不同,但构架天地乾坤的规矩,却都是一样的。
基本上的框架是相同的。
亦或者说,构建大千世界的根本法则是相同。细微不同之处,那也是成就了每个大千世界不同的特色。
“这是哪里?给我开!”长生天神力暴涨,欲要调动天地乾坤法则。
这里虽然是虞七构建的世界,但对于长生天来说,他的法则依旧可以调动,不过调动的只是虞七这方掌中乾坤世界的法则罢了。
乃至于,此方世界法则都是虞七定制的,只要虞七愿意,随时都可不许长生天调动这方世界的法则,将其直接镇压了。
事实上,虞七也是这般做的。
“可惜,我虽然能将长生天镇压在五行山下,但五行山却关不住长生天。封神榜已经悬挂,法旨也已经不可能在施展出来,这长生天有魔祖的天魔不死之身护持,想要将其杀死,近乎于不可能。可以说是难上加难!”虞七看着手中的长生天,也不由得一阵头疼。
“小子,这里是哪里?还不速速放开我?”长生天感受着失去了法则之力的调动权限,不由得骇然变色。
不过,虽然不能调动大千世界的法则,但是自家体内的法则本源,还是可以调动的。
“罢了,能镇压一段时间,便镇压一段时间。”
虞七心头念动,也不听那长生天磨叽,刹那间五指化作撑天支柱,然后猛然自星空对着大荒拍了下去。
遥遥的,大荒无数强者忽然看到,在那无垦星空中,一只手掌自天外来,刹那间化作五行大山,勾连方圆数万里地脉,然后只听得‘轰然’一声巨响,荡漾起道道尘埃,伴随着一道惨叫,长生天被砸在了五行山下。
才落入五行山,长生天立即感受到大千世界的法则,不由得心神镇封,猛然一声咆哮,陶陶神力卷起,撼动五行山的力量。
一不小心爱上你 上晚妆
“变!”
虞七话语犹若金科玉律,只听得其口中一声呵斥,下一刻五行山扭曲,化作了一道囚牢,那囚牢非金非木,上面雕刻着道道玄妙纹路,若是细看那纹路,竟然是封神榜上演化而出的天书文字。
“五年!五行山只能镇压长生天五年,五年之后就必须出手重新加持,否则那天道符纹将会重新消散,长生天破封而出。”虞七的眼神里充满了凝重。
这些神祗、人神、太古大妖实在是太过于强大,五行山根本就镇压不住。
“我若是能领悟五行逆转之法,演化天地间的逆乱阴阳,将五行山上的五行颠倒,天地法则颠倒,到时候不必金贴,也够那群强者吃一壶的了。”虞七声音里充满了冷酷。然后一双眼睛扫过下界肆虐山河的妖兽,缓缓一步迈出,回转重阳宫内。
“神女误我!神女误我!神女误我啊!”五行山下,长生天拼了命的挣扎,口中不断悲呼,声音里充满了无奈。
血红色的祭台前
神女站在祭台边缘处,呆呆的看着那从天而降的五行大山,还有自家老祖疯狂的咆哮,一时间呆若木鸡,整个人不由得看的呆住了。
自家老祖什么时候这般弱了?
她就算是再傻,此时也该知道,自家老祖败了。
这胚胎要是在不斩下,只怕自家老祖大计将会化作流水。
“轰隆~”
晴空霹雳,伴随着一道雷霆炸响,一滴滴雨水滴落在神女的面颊上。
此时神女不再犹豫,手起刀落,手中宝剑径直向着胚胎斩去。
剑光划过长空,刺破了虚无,然后那血红色的丝茧一分为二。
哪里有什么神光?
只有两道黑影趁着神女愣神的功夫,消失不见了踪迹。
黑籃喊我教練大人! 如夜白晝
神女呆呆的看着那化作两半,空空荡荡的胚胎,一时间呆愣在原地:“怎么和自家老祖说的一点都不一样?”
自家老祖不是说,这具胚胎吸取了无数的精华,无穷的造化,乃是当世绝顶强者。
只要自己斩了胚胎,就会有封神榜来接引胚胎中的真灵,自家老祖就能顺利进入封神榜,然后施展接下来的诡计吗?
可现在胚胎被斩开了,只不过那飞走的两道真灵,不论如何都不像是自家老祖真灵的样子。
神女已经知道了事情不妙,二话不说连忙向着五行山下飞去。
朝歌外
原来你最腹黑
万丈红尘迷罗之中
子辛静静的立于山头,看着那不远处犹若梦幻般的女子,眼神里露出一抹迷醉。
子辛没有挣扎着破阵,妲己也没有出手。空气里散发着别样的宁静,将整个空气压抑的似乎停止了流动。
“孤王可否有幸得见姑娘真容?”子辛开口打破了场中气氛的凝滞。
妲己没有开口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关注着大阵外的战场。
子辛欲要一步上前,可眼前迷罗变换,反倒是不知不觉间距离妲己更远了十丈。
这般变故,惊得子辛不敢随意动弹,只是一双眼睛看着妲己:“姑娘何故如此无情?孤王无法得见仙子容颜,那么可否有幸知晓姑娘的芳名?”
妲己转回目光,晶莹的面具上,唯有两颗魅惑众生的眼睛,漫不经心的打量了子辛两眼:“妲己。”
暗天破曉 雲晞
“孤王待姑娘一见倾心,愿意大商江山为聘,只求姑娘能够与孤王孤老。”子辛诉说着自己的倾慕。
听了子辛的话,妲己嘴角露出一抹嗤笑,转身看向天外,只留下一道背影,任凭子辛喋喋不休,妲己却毫无反应。
待过了两日,忽然天外有五行山坠落,妲己轻轻叹了一口气:“我的感知果然没有错,长生天败了。虞七的强大,超乎了所有人想象。”
愛再長,長不過似水流年 夏霏
天诛变之封印狱帝 问笑无泪
说完这句话,妲己转过身看向子辛,眼神里目光莫名:“你当真想要娶我,与我做那比翼鸳鸯?一起终老?”
“只要姑娘肯随孤王回宫,孤王愿意以大商祖宗基业为聘。舍姑娘外,在不会喜欢第二个人。”子辛目光灼灼的看着妲己。
妲己闻言只是轻轻一笑,上下打量着子辛,过了一会才道:“真话?”
“真话!”子辛拍着胸脯,似乎觉得自己说的还不够,于是又重复了一句:“绝不后悔。”
“我只怕你到时候悔的肠子都青了,男人的话,骗人的鬼。”妲己幽幽一叹,纤纤玉指伸出,收取了那满天红尘,一颗红绣球重新回归其体内。
“孤王之心,此情此景天地可鉴,日月可表。”子辛看着近在咫尺的妲己,眼神里露出一抹灼灼。
听了子辛的话,妲己只是轻轻一笑,转身便要离去。
“姑娘,你要去哪里?还是不相信孤王的真心吗?”子辛追了过来,对着那魅惑众生的背影喊了一声。
“找到我,我就嫁给你!”妲己闻言轻轻一笑,几个跳跃身形已经消失在了天地间,唯有淼淼声音在天地间响起:
“你我尚且还有一段孽缘,只要你能找到我,我就随你回宫。”
妲己消失了,但是子辛的眼睛却亮了,一双眼睛看着妲己离去的方向,呼吸不由得开始急促起来。
“这回赚大发了”
某座山坳中,蚊道人肉身化做实体,此时打量着自家生长出来的肉身,眼神里满是喜色。
“不错,富贵险中求,错非算计了长生天,咱们怎么会有这等造化?”血魔神得意道。
神醫殺手特種兵 酸菜粉
“不过,虞七那厮又强了,长生天在其手中毫无还手之力。错非其没有镇压诸神的宝物,只怕咱们都要有大麻烦。”蚊道人一双眼睛看向天外,似乎看到了大荒中的那一座五行山。
血魔神沉默,虞七的强大,比众人预料中还要大得多。
“不是一般的难办。虞七是所有人都无法绕开的一道坎。”血魔神看向蚊道人:“中土神州的杀戮依旧在继续,亿万妖兽依旧在不断肆虐,咱们若是趁机混入其中……。”
“那么多强者盯着呢……”蚊道人有些犹豫。
“敢不敢干?”血魔神笑吟吟的看着蚊道人。
“有什么不敢?说得好像咱们不出手,那些人族强者都会和咱们和平相处一样。”只听蚊道人一笑,刹那间化作满天蚊虫而去。
血魔神笑了笑,化作血光紧随而至。
作为先天魔神,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怕事!
到处惹事,才是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