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yp1s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大唐之無敵熊孩子 ptt-第203章 長安風起雲涌推薦-m55h0

大唐之無敵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無敵熊孩子
听到领罚两个字,许大人是怎么都想不明白。
这不是脑子有病吗,还有人大半夜跑来领罚?
原本他就是有些偏向宇文家,这下可好了,人又回来了,这让他成了两头不讨好。
到了大堂上。
宇文成才突然跪了下来,说道:“大人,小人有罪,虽然强抢民女的不是我,但是我也是帮凶,按律,领仗刑五十,押入大牢。”
“宇文公子,你没事吧?”
“没事,大人,请用刑吧……”
这些,许大人是一个头两个大,不明缘由的上前问道:“宇文公子,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混世王说的话,小人不敢不来领罚!”
混世王?
听到这个名号,许大人当即就明白了。
“升堂!”
随着许大人一句话,很快衙役又重新集合在大堂。
这些衙役今晚可被折腾的够呛。
慢慢仙
就连‘威武’的声音,听上去都不是那么威武了。
“宇文成才,你可知罪?”
“小人知罪!”
“宇文成才帮其主犯张梁,强抢民女,仗刑五十,押入大牢,为期三月,即刻执行!”说罢,许大人抽出了一根令牌,仍在了地上。
“是!”
随后,衙役拉着宇文成才,趴在了一张椅子上。
衙役手里的仗,可是实打实的打在了宇文成才的身上。
傲世修神訣 下雨五月天
五十仗,别说是宇文成才,就是一个久经沙场的将军,也吃不消。
这五十仗打完,算是要了宇文成才的半条命。
许大人的眉头一直紧皱。
“大人,仗刑完毕!”
“押入大牢!”
“是!”
看着宇文成才被拖走,许大人拍了下惊堂木:“退堂!”
随着衙役退下之后,这下,许大人是彻底没了困意。
这件事,他已经嗅到了危险。
太子,混世王,宇文家……
说不定,晋王也会出面,他一个小小的京兆尹被夹在中间,可谓是如坐针毡,如芒刺背……
这一夜,不知道有多少人辗转反侧。
辅臣
有的焦灼,有的愤怒,有的苦苦等待。
而这一切的源头,都只是因为在罪恶的源头,有着一丝正义的曙光。
……
第二天一早。
秦叔宝在开城门的时候,赶了回来。
刚一进城,就去找了程咬金。
二人见面之后,程咬金带着他到了一个面馆。
荷塘那邊
秦叔宝也属实饿坏了。
昨天他们的身上虽然备着一些小零食,但并不管饱。
一口气吃了两碗面,秦叔宝才开始说道:“对了,伯当他们还饿着肚子呢。”
“不急,他们人呢?”
“在二十里外的城隍庙。”秦叔宝说。
“恩,叔宝,这五百两银子你拿着,买一辆马车,多备些干粮,去接上他们先回历城。”
秦叔宝一愣,说道:“咬金,这次闯了那么大的祸,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吧?”
“不会,让他们放心,这件事谁都不会被连累,我自会妥善处理。”程咬金说。
“既然这样,我这心里就踏实了,行,我马上去办。”秦叔宝说着,站起身。
“对了,回历城之后,给我娘带个话,别让她担心我。”
“放心吧。”
“还有,历城的案子还没结束,风雨雷电还被押在高唐,你回去之后,把这件事处理了,至于那个周春,证据确凿,直接抓了。”
秦叔宝点点头,说道:“放心吧,这些事我回去就办。”
“一路顺风!”
“咬金,我们这一走,就剩你一个人在长安了……”
“多大点事,现在,我可是混世王,有自己的府邸,这两天我就回府去住了,一旦有机会,我就会向陛下表明,离开长安,回历城找你们。”
秦叔宝点点头,说道:“好,我们等着你。”
说罢,秦叔宝拿着一袋银子离开了面馆。
程咬金冲着老板,招呼了一下:“老板,在来五碗面,你这面也太少了点。”
“五碗,客官,您吃的了吗?”
“看不起谁呢,要不是我着急有事,十碗也吃的下,快去……”
“好嘞……”
不多时,面一碗一碗的上来。
程咬金一边吃着面,一边就着系统里的乌江榨菜以及些零嘴,吃的津津有味。
这时,太子府可没怎么悠哉的气氛。
太子杨勇听了张泰的话,心中也是愤怒不已。
“欺人太甚,宇文智及父子俩在长安臭名远昭,谁不知道,这两个人什么德行,张梁跟他一起逛花灯,恐怕是那小子见色起意,见张梁死了,才往死人身上推……”
张泰跪在地上,说道:“太子殿下,还请为我儿讨个公道。”
“备轿,带上人,去京兆府衙!”
“是!”
闻言,张泰急忙出去张罗。
太子出门,自然讲究排场。
这边刚一出动,晋王那边就得到了消息。
宇文化及也找到了他的弟弟宇文智及,一大早的就来到了晋王府等候。
宇文智及也潇洒了一夜,可是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心也一直悬着。
“晋王殿下,看来,太子这一次,要为张泰出头了。”
杨广站起身,整了下衣衫,说道:“走吧,去看看太子的威严如何……”
“是!”
“宇文智及……”
“臣在!”
“你就别去了,去做你的事,记住,这段时间无论是谁,也不能去看宇文成才,是该让他吃吃苦头了,否则,迟早惹出大祸!”
“微臣明白!”
晋王带着宇文化及也带了些人,往京兆府衙的方向走去。
轉身愛 墮愛羽
总算吃饱喝足的程咬金,摸了摸嘴巴,放下了一锭银子,离开了面馆,直奔孙婷婷的家。
到了家门口。
秤砣和杆子从不起眼的地方跑了过来。
“见过混世王殿下!”二人急忙跪在地上。
“行了,大白天的,别引起注意,起来吧!”
“谢殿下!”
“怎么样,有什么动静?”
秤砣摇摇头,说道:“殿下,我们两个人轮流盯了一夜,也没见有什么人来。”
“看来,是本王高估了那个太子千牛备身,自己的儿子死了,也不知道,来找这个当事人,问问真相!”
勒胡馬
程咬金有些失望的摇摇头,又道:“你们俩辛苦了,去休息吧!”
见二人不走,程咬金问:“还有事?”
二人对视了一眼,秤砣说道:“混世王殿下,我们哥俩斗胆,想求您个事!”
“说!”
“我们哥俩也没什么正经差事,能不能以后跟着您做事?”秤砣满心期许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