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4tcn好看的言情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討論-第一百一十八章 安置推薦-yaeao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穆习容心里憋了些气,她略有些气鼓地看着宁嵇玉道:“你说那永安侯整这么一出究竟是什么意思?他是有什么爱掺和别人家事的癖好吗?”
宁嵇玉给她的说辞逗得轻笑了一声,随后又敛容肃道:“据本王对这位永安侯的了解,他应该不至于这般无聊,他恐怕是不想让穆家安生吧。”
“你是说……”穆习容眼睛微睁。
如今边疆全靠穆寻钏镇守,若是穆寻钏因为此事一蹶不振下去,确实会叫一些虎视眈眈的势力得利。
不过,如果韩忱光靠这件事就想击败穆寻钏,恐怕是太过小瞧他了。
穆寻钏可没那么容易被挫折打败。
“韩忱恐怕也没什么把握,不过若是穆寻钏真的因为此事与穆家生出间隙,他自然也乐得坐享其成。”
.
随着一声暴喝,桌案上的东西应声落地,碎成一片。
“说!究竟是怎么回事?!”穆显阳暴怒而起,指着柳霞眠道:“你给我说!当年瑾瑜的事是不是和你有关系!”
没了外人在,柳霞眠也不用管自己有什么大家夫人的做派,穆显阳的态度激得她更是恼怒,“你竟然还敢质问我?!”
鬼王的紈絝妖妃
“我当年生寻钏险些难产而死的时候你又在哪里!?你在陪着那个贱人!”
“穆显阳,你可别忘了今天这一切是谁给你的,而那个女人又为你做了什么?!”
柳霞眠字字泣血,“我柳霞眠为你生了三个孩子!你却因为一个失踪十几年又忽然出现不知是何居心的女人就这样对我!穆显阳,你还有没有良心!”
绝世杀神 梦想在飞扬
穆显阳见柳霞眠这般反应,心里暗自奇怪,难道永安侯说的是假的?只是为了挑拨离间,让他们心生嫌隙?
而且当年……
“霞眠,你先别激动。”穆显阳冷静下来,安抚她道:“我也是一时糊涂,才会怀疑你,我知道此事与你无关,可光我们知道没有用,外头那些人不知道,我这也是急于还你清白……”
“哼!”柳霞眠冷哼一声,“你如今倒是说得好听!方才和国那侯爷诬陷我的时候,可没见你帮我!”
复仇总裁小小妈
特种兵王系统 野兵
“行了行了,”穆显阳说不过她,于是只能摆手道:“刚才是我误会了你,但瑾瑜她是我的二姨太,自然不能再在外头流落,省得别人说了什么闲话……”
穆显阳言下之意,柳霞眠怎么可能不清楚,她心里松了口气,不过是将那个女人明着接进来罢了,总好比被穆显阳知道当年的真相。
皇後妳又開掛了
况且如今她都疯了,已经没那个能耐危及到她的地位,她自然没有太大意见。
都市小医仙 念鱼
柳霞眠面上表现得不情不愿,沉默了一会儿,像是思虑了很久才肯退这一步似的,“接她过来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别让她出现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不然,我可保不准想起今天的事,一时想不开在她身上讨点什么回来……”
“放心,她如今心智看着与孩童无异,自然不能随意将她放出来。”
穆显阳想要的,只是一个好名声罢了。
睡神凰妃 安如鱼
曾经的妾室流落十数年,穆显阳却还肯将她收留回府,这样有情有义的人,自然更容易得人心些。
…………
“该死的!”柳霞眠回了房后,心里还憋着气,一把将房间里的花瓶拿起来砸了。
好在房间的地上铺着毯子,花瓶虽然碎了,但并没有什么声儿。
“老爷是相信夫人的,夫人别气了,当心气坏了身子。”林妤锦赶紧说道。
“哼!他信我?他不过也是看人下菜碟罢了!若是夏瑾瑜是什么官家的大小姐,你看他还向不向着我!”柳霞眠用力一拍桌案,桌子上的水杯都震了震。
林妤锦又道:“夫人,那十几年的事,我们不说,谁能查得到?况且将那夏瑾瑜接进来明着放在眼皮底下也好,到时候人怎么样,还是夫人您这个穆府的女主人说了算?”
“但若是寻儿查起来呢?若是他们母子俩天长地久地待着,那天忽然就母子相认了呢?!”
柳霞眠一想到有这种可能性,心里的阴毒想法便忍不住地一个接一个往外头冒出来。
就算穆寻钏不是她亲生的,她也一直没有亏待冷落过穆寻钏。
若是真让那个贱人认了回去,她岂不是要憋屈死了?!
“这怎么可能?大少爷有多孝顺,您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可能放着您不要,去认那个疯疯癫癫,地位又卑贱的女人,说出去,都叫人笑话吧?”
自古只有往金窝里爬的,没见过还要回狗窝的。
“夫人你就放心吧,再不济,夫人若是实在咽不下这口气的话,交给老奴,老奴帮您出了这口气。”
林妤锦在她身边待了这么多年,做事她一向放心,于是没多想便点了点头。
.
夏瑾瑜被安排在穆府的一座小别院里,地理荒僻而且布置简单,和柳霞眠所居住的住院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林妤锦来到那座院子的时候,都不禁嫌弃地捂了捂口鼻。
这样的院子,比她这个下人住的还破烂,哪里像是个主子住的,想来是穆府那一大一小都不将这疯妇当回事,所以便随便安置了一处地方,连是人是鬼住的都没去了解清楚。
林妤锦愈发肯定穆寻钏不会信了那天邢椿和永安侯说的话,否则依照他的性子,怎么可能舍得让夏瑾瑜住在这种地方。
“诶,你过来。”
这破院子里的下人也是少的可怜,林妤锦拦住一个,问道:“我且问你,大少爷这几日,可来过这里吗?”
那人老实地摇了摇头,“未曾来过。”
这院子除了他和另外一个婢女,就只剩下一个疯疯癫癫的女人了,一天到晚就是吵着要去找自己的孩子,也是烦人得很。
“哦,前几日大少爷倒是派一个人来过,还和……那位……说了会儿话。”那人下巴朝卧房的方向努了努。
星空 沧月
林妤锦问道:“说了什么?”
“都是些不太好听的话……”那人回想起那日。
如果爱,请深爱 六月浔
妃常不乖之邪王哪兒跑 會者·定離
那个大少爷的人看着凶神恶煞地,钳住那疯女人的下巴,说:“大夫人养了少将军这么多年,岂是你这种下贱的女人能够让大夫人受委屈的,还想认少将军,你这疯女人的破烂肚子,生得出少将军那样的英才吗?!”
那人说了那日听到的话,道:“大概就是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