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85gu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數錢遊戲討論-第二零一章 跑不了就成了廟-b3g3f

數錢遊戲
小說推薦數錢遊戲
也有些好消息传来。
这天王萍给古兰发来了一件标明院长的语音,打开一听却是钟化的声音。他依然是一派信心满满、信誓旦旦、行侠仗义、义薄云天的豪言壮语,但是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只是古兰知道了他在那里成立了区块链研究院了,自认院长,市里并立即批准他设立了支部,真可谓财大气粗又志得意满。
異界喚神者 笨企鵝
又只是那发在群里任命他为书记的红头文件,有家人指出来批复的是支部,任命的却是党委书记,可谓滑稽。
而青出于蓝则把古兰又拉进了她新建立的神花太赫兹能量养生鞋的群里。她告诉古兰这是她新上的项目,在南方鞋城开办了养生鞋的旗舰店,请古兰去体验。
古兰问她那世界票到底怎么样了,她和钟化一样,大包大揽没问题的。
古兰问她没问题怎么又跑出来干这养生鞋。她说咱这么一个小市就建了6个社区,就是重新开网后也不容易发展分享的朋友了,开办个新项目以防万一。
古兰这才知道光一个世界票就在家门口建了6个社区,可见诱惑之大和竞争之激烈。古兰也知道于兰是挣了钱了,不然哪来钱开这个旗舰店,从心里为她能从难民营里脱贫致富感到高兴。
浏览了一下她那项目,当看到穿上那能量鞋,白头发能变黑,牛皮癣能脱屑,腰疼腿疼能痊愈,瘸子拐子能走路时,就又开始为她千万别重蹈覆辙而担忧了。
公主监国 沏骨
出人意料的是那雷人币,疫患期间竟然逆势疯涨。先升到360回到了发行价的原点继而又连连突破了400、500、600大关。
这比表嫂邀请古兰去那里考察时已经上涨了10倍,并且还在不断地有大资金涌入。行业里的专家们、大咖们都在预测很快会接近和突破1000。
表嫂询问古兰等待观望到何时?古兰说是还有两望。表嫂问她哪两望。古兰说是望而生畏、望而却步。表嫂发了个表情,给了她一榔头。
人性禁岛
古兰自当哀叹财运不济了。
还让人想不到的是,那随古兰去了东海没上那当让古兰很不看好的那表弟回来后却和别人合伙创办了一个“兴业速融投资”的本地分公司,据说两年来运行良好,吸引了大量客户和大批资金。
表弟业已今非昔比,自己觉得可以了后,便兴冲冲地在微信里邀请古兰去考察,说包她稳赚不赔。古兰夸赞鼓励了他几句。心想但愿如此,默默祝福他能替她给亲朋好友们挽回点面子。
也有些不算好消息的消息。付莹在微信里和她聊了半天,起初都含含糊糊的,古兰也没明白个啥意思。当古兰要结束聊天时,付莹才和她说长永那里可能遇到了些困难,请古兰尽可能地帮帮他。
古兰就明白这是让急着上总的经理急了,托人出面做工作了,可让自己说什么好呢?真正是爱莫能助的从微信里退了出来。
在南安重逢的东煤公司小田也来电话说他们董事长在那里,约古兰去南安玩。古兰说没事去干啥呀。小田就说顺便约个人去也可以帮帮李矿长的忙。古兰这才知道他们几个都在一个盘子里。
古兰问董事长发展得怎么样。小田说约了去了两个人,快完成任务了。古兰就奇怪,还是差一个人呀,问约了去的什么人,小田笑着告诉她,一个76的老太太,一个78的老大爷。
医妃权倾天下 阿彩
安然那原称为某某厅某某局某某处某某科的项目,改了几次名称后,现在在群里已经是安然8332部2厅10局工作群了,倒也还波澜不兴地运行着。而且她依然坚持不懈的、源源不断地给古兰推荐诸如链客智慧商圈联盟之类的项目。
火樹青春 晨風鷂
由此古兰知道虽然有成百上千的项目接连不断的跑路、崩盘,同时更多的项目在前赴后继的演变、孳生出来。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投机钻营、追名逐利、蝇营狗苟、尔虞我诈者大有人在,生生不息。
百无聊赖之中日子正常的走着,转眼又过去了两三个月,天气开始热了起来。断断续续的信息越来越令人沮丧,古兰无头无序的心也有些燥了。景色虽好,但这长期不与人往来的岁月终归还是让她生出了倦意。
这一天儿子又来电话了,上来就质问似的问古兰在哪里。古兰依然说是在外地旅行。谁知儿子却不耐烦了:“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呀?”
重生之食遍天下
“怎么会呢,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们啊。”古兰仍然镇定的回答。
“那怎么都说你逃匿了呢?也有说你出去躲债了的,还有的说你被传销组织控制了。更有难听的说你美容做毁了,没法出来见人了。你到底怎么回事呀,要真没事就赶紧回来吧。你看看弄的满城里都是你的谣言,这算什么事。”说完就卡断了电话。
金剛葫蘆蛙 鬼谷凡天
手里攥着没了声音的手机,古兰说不清儿子这是焦虑或者是愤怒的扣了电话,还是焦虑加愤怒的扣了电话。但她从儿子电话里知道,她把自己毁了。这满城风雨的传言,无论哪一条都是她的奇耻大辱,无论哪一条都足以要她的命。
自从接到儿子那电话,知道了城里的那些传言,古兰再也快活不起来。她明白再这样长期躲下去已经无济于事了,而且还可能越躲越糟糕。
但她又不愿回去,她实在是不敢面对那些像苍蝇一样叮上来的无事生非、无中生有的讨债人。对于东海那些总是有一些关系的所谓的家人们还好说些,只要她横下一条心,豁出脸皮去,又能奈何?
主要是那些因了贷款而引火烧身的那些“苦大仇深”又与她一点关系也没有的“难民”,在他们那里她受到的不仅仅是难以言表的侮辱,还有更深一层的有口难辩的屈辱。
还有那200万元的债务,虽说孙杰帮着先解决了银行的贷款,但那200万元债,只要那逃掉的老板不回来,古兰总得还的。
人家跑了是和尚,可她跑不了就成了庙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