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ese0精彩言情小說 紅樓大貴族 起點-第663章 哭窮的賈璉分享-lsrdp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
贾母和王夫人在皇宫内拜了一日,全身精疲力竭。
王夫人倒好,毕竟年轻不少,只是贾母却不行了,回来的时候就直呼受不得,唬得鸳鸯、李纨王熙凤等人紧张不已,请大夫开药,忙碌的不行。
连王夫人都只能强打着精神,守在荣庆堂。
园中的姐妹们闻讯,也来探望,后来,薛姨妈也过了来。
只是人虽多,坐在一起也商议不出什么办法来,只是干坐着着急。
一时贾琏过来,瞧见这副架势,也有些发蒙。
王夫人问他:“你来做什么?”
“听说老太太身子不适,特意过来瞧瞧……”
王夫人一听,倒也点点头,“你有这份心是好的。老太太年纪大了,今儿又过于劳累,刚才请了大夫开了药,已经无大碍了。
如今你那边的事情忙,老太太这里有我们照管着,你倒不用太过于担心。”
贾琏也点头,猫着身子进里间瞧了一眼,见贾母安详的躺在炕上,也不敢惊扰,又出了来。
“没什么事你就先去吧……”
屋里只有王夫人、薛姨妈和众姐妹们,料想贾琏在此难以自在,王夫人便让他回去。
贾琏犹豫着道:“倒有两件事……”
在大家看向他的时候,贾琏连忙换上高兴的神色,道:“头一件是关于咱们家王爷的,王爷当了辅政大臣了,这件事太太和姨太太可知道?”
王夫人等一惊:“这是怎么说?”
王夫人和贾母虽然也知道大殓礼上发生了点事情,但是她们是在大殓礼散了之后就回府了,因此还不知道熙园中发生的事情。
“具体怎么样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据他们说是因为皇太孙年纪太小了,所以朝廷设立了四名辅政大臣来辅佐太孙处理国政,正好王爷也在这四个辅政大臣之列,听说还是首位呢……”
贾琏笑着道。
这算是一件喜事。
自古以来辅政大臣之称并不罕见,所以虽然在场多是女子,也大多能明白其中的含义。
绝对的位极人臣,辅国治民,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因此大家相互对望,也都能看见对方眼中的震诧和莫名之色。
王夫人比旁人略好一些,她到底懂得比大家多,也比其他人更明白贾宝玉现在在朝廷是什么地位。
今儿在宫廷中,那六宫都太监亲自奉来参汤与她和贾母补气解乏,可是叫周围那位宗室和朝廷命妇们惊诧和嫉妒不已呢。
王夫人甚至还知道,贾宝玉将来可能会当皇帝——这段日子以来,不少前来拜访她的亲友、诰命夫人这般与她说过了。
此时听说朝廷已经有了储君,想来朝廷明日之君也就定下了,并非宝玉……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看文基地】领取!
心中也不知道是替宝玉失落还是为儿子没有彻底远离她而高兴。
又见贾琏说起来也是含含糊糊,显然也是道听途说,也不欲多问,一切只等宝玉回来,再问他更为稳妥,便问贾琏还有何事。
穿到三千小世界里当炮灰 时初四
贾琏也是从来祭拜贾赦的人口中得到的消息,之所以先抛出来,自然是为了让王夫人等高兴。
见效果达到,他正想要说他的主要目的,忽然想起此事不好让薛姨妈等人听见,便犹犹豫豫的道:“太太,还有一件为难的事情……”
王夫人明白了他的意思,因与薛姨妈说一声,起身带着贾琏至另一边的屋里来。
一进门,贾琏便跪下磕头道:“请太太垂怜,侄儿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王夫人忙问何事。
贾琏哭道:“这段日子来,侄儿替我父亲超持丧事,是百般筹划打算,一应大小事情,是能省则省,到如今我父亲的丧事眼见连一半都没到,家里的钱物已经被消耗殆尽了,就连父亲下葬的棺椁,我都是请寿材店(棺材铺)那边赊欠着给打造的。
侄儿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这才求太太帮忙,可怜可怜侄儿……”
王夫人十分诧异,道:“何以至此,竟到了如此境地?”
抛开荣国府不算,当初贾政和贾赦分家,贾赦分得的家产,也是不菲的,怎么可能就穷到这地步了,连办丧事都不够了?
贾琏面容苦涩,心里将贾赦又给好好骂了一遍,然后才道:“太太不知道,我父亲花钱向来是没什么节制的,这些年,家里的钱财,早被我父亲给挥霍空了。
自侄儿搬回那边之后,将家里所有地方都找遍了,所有加起来的钱,不过一二千银子……
邪神紅雲傳 小小妖道
原也不敢向太太张口,侄儿想着,将我父亲这些年掏弄来的那些古玩、折扇等各种玩意儿拿去变卖了,总能把这件大事应对过去,以后就算吃糠咽菜,到底侄儿还年轻,也能挨得过去。
只是侄儿没想到,我父亲原本花大价钱买来的那些玩意儿,再要转手卖出去,大多都不值钱了,就算是值钱的,那买家和当铺知我急需用银子,一个个往死里压价钱……到底没办法,也只能该卖的卖,该押的押了。
可是这样一来,又怎么够的了?
接下来还要想筹集银子,就只能变卖祖产了……
只是侄儿再不孝顺,也万万不敢做这样辱及祖宗的事情啊。万般无奈,这才想到来求太太……”
贾琏真是越说越伤心,越说越委屈。
原本贾宝玉让他搬回去,他还高高兴兴的。
以前住在这边,那是因为那边有贾赦那老混蛋,动不动就要打骂他,他宁可住叔叔家里还自在些。
但是贾赦死了,便没有了顾虑,他当然愿意回去好好享受一家之主的生活了……
只是天不遂人愿,还没等他搂着贾赦那些花了大价钱买来的小老婆们亲香够,就被告知,家里没钱了!
怎么可以这样?!
难道老东西是算过的,刚刚把家产全部挥霍一空才嗝屁?
连忙带着人四下翻找,得到的结果,就是那么残酷,全部的金子、银子,珠宝首饰等直接能换成钱的,加起来就只二三千银子!
这够干什么?
连办一场丧礼的零头都不够。
贾琏虽然爱钱,也对贾赦没什么感情,但是,他还是想要将贾赦的丧事尽可能的办的风光的。
无他,唯面子尔。
然后他就像他说的那样,除了贾赦的小老婆他舍不得卖,其他中看不中用的玩意儿,一股脑全给他卖了。
却也只能抵一时之急。
摆灵堂、置办行头、款待亲朋好友、请和尚道士等等,哪一样不得几千几百银子?
没办法,他只能自己贴腰包……
他送黛玉下江南,从巡盐御史府,赚了二三万的银子,还剩一些。
但是这花自己仅有的银子,那个心痛难忍啊。
所以,他才大着胆子把主意打回来。
王夫人也算是了解东跨院那边的情况,也忖度贾琏大概没有撒谎。
但是话说回来,白花花的银子,哪个不喜欢?
要叫他贴补那老东西的丧礼,她哪会情愿?
因此叹道:“你说的我也知道了,大老爷确实不是个持家的人。
我们这边虽然略好些,但是人比你们那边多,花销也大,这些年庄子上的进项也少了很多……
罢了,我这么说你大概还不信,正好你媳妇在这边帮我管家,我把她叫来问问你就知道了。”
壹品刁民
说着,让周瑞家的去把王熙凤叫了来。
“凤丫头,琏二说他们那边府里的钱都被大老爷挥霍空了,连给大老爷筹办丧事都还有着莫大的缺口,你来说说,咱们这边府里还有没有多余的银子,要是有呢,你尽快清点出来一些给他。
都是一家人,总不能叫大老爷去的不体面不是。”
听见王夫人的话,刚刚进门的王熙凤和平儿便对视一眼,皆看出对方眼中那抹意外,又不意外的神色。
王熙凤还鼓着眼睛,给了平儿一个不许多嘴的眼神。
然后她便笑道:“可见是太太明事理,疼我们了,要是换做别人,哪能这么大方呢?
只是,唉,说来也是我无能,这些年帮着太太管家,也没有给太太管好,这各处用钱的地方,就像是流水似的……
太太既叫我清点,倒也用不着,毕竟我经常从公中支取银子的,大概还知道个数。
只是我也不得不提醒太太,虽然公中还有一些银子,但是说句不孝顺的话,到底老太太年纪大了,咱们这些做晚辈的,岂能不未雨绸缪?
万一将来有个好歹,而太太这边又拿不出银子来,不说老爷怪罪,只怕世人也要指摘太太糊涂不孝顺呢。”王夫人点点头,叹道:“是啊,咱们做晚辈的自然希望老太太能够多福多寿,但是常言道有备无患,这也是应当之事。
那依你说,除去这笔银子,还剩多少?便都清点出来给他吧……”
王熙凤便笑了,“我说太太也太贪心了,就是抵这笔银子还不够呢,哪还有多的出来?”
封帝錄 風逐壹
贾琏一听,顿时哭道:“还请太太可怜可怜侄儿,都是一家人,万一要是我父亲的丧事半道停摆,闹出笑话来,对咱们一家来说,都是没有颜面的事啊?”
哭诉间,贾琏狠狠的瞪了王熙凤一眼。
你这恶毒的蠢妇,连太太都答应了,偏你在其中作梗!
王夫人再次长长一叹,似乎被贾琏给感动了,一边叫贾琏起来,一边道:“罢了,到底眼下是你父亲的事要紧,我们这边就算紧一些,往后再想别的办法便是了。
凤丫头,明儿你就先从库里典出两千银子来,命小子们抬到那边去。
另外,到底是你公公,你也家去瞧瞧,看看可还有多的银子,也拿出来一些给琏儿应急用。”
傲世狂医 鹿鼎山伯爵
“是的,太太……”
王熙凤倒是答应的很果断。
贾琏听了,虽然达不到预期,但是也能解一时之急。
况且,他主要的目标,也不是王夫人。他也知道站在王夫人的立场,不可能给他多少。
因此谢过王夫人之后,他又道:“其实太太这边花销大侄儿也是知道的,原也不该向太太开口。太太放心,这两千银子,等日后侄儿那边松散了,定会给太太送回来。”
王夫人自然宽慰,让他不用着急,说今后也会帮他再想别的办法云云。
贾琏闻声,立马道:“其实倒也不用另外想别的办法,侄儿来之前已经想到了解决之法,只是实在不敢开口……”
“什么办法?”
高門庶孽之步步蓮華
贾琏支支吾吾的道:“当初侄儿送林妹妹回来的时候,从林家带回来了四五十万的银子,那些银子如今都在老太太的屋里压着……侄儿便想着,能不能先让老太太从中取出一部分来……”
贾琏边说边看王夫人的脸色,“也不用太多,只要一二万,然后我再别处借借,想来也就差不离了……”
阳刑判
王熙凤和王夫人都了然起来,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倒也难怪。
当初那笔银子,是在贾宝玉的监视下,才不至于去路不明,而是以黛玉将来嫁妆的名义,让贾母保管。
家里都知道有这么一笔巨款,只是这两年家里花销充足,也没有人敢打这笔钱的主意。
如今贾赦丧事不济,贾琏打起这笔钱的主意,倒也不奇怪。
王夫人面色为难道:“这笔银子,原是老太太替你林妹妹保管的,只怕……
不过老太太也不可能看着你父亲的事不管,所以这件事,倒也不是不能商议。不过今儿老太太身子不好,你不能去打搅她,等后面老太太身子好些了,你再去求求老太太,想必也能解决了。”
对王夫人来说,如今家里不缺钱,她倒也没有想过要打那笔钱的主意。
所以,谓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贾琏能求到算他的本事,将来也不会再来烦她。求不到,那也不关她的事。
可是贾琏却愁眉苦脸道:“侄儿还想请太太一个恩典,自从上回的事情之后,王爷不许我再回这边府里来,今儿也是没办法才偷偷跑过来的……
所以,想请太太代我先与老太太说说,要是成了,我生生世世感谢太太的大恩大德。”
“竟有此事?”王夫人倒不知道贾琏是因为贾宝玉的原因才回去的,她还以为是因为贾赦的事,和与王熙凤的矛盾呢。
重生之金三角風雲 洱文
正在考虑要不要答应,外头有仆妇进来,回说:“太太,外头人说王爷回府了……”
“什么,王爷回府了,现在在哪?”
王夫人还不及反应,就见贾琏像是被夹了尾巴的老鼠一样,一下子跳起来问道。
“王爷刚刚才回来,如今还在那边府里。”
来人回道。
贾琏面色一松,然后立马对王夫人道:“还劳烦太太替侄儿先与老太太说一说,侄儿不便在这边久留,这就回去了……”
说完匆匆一礼,头也不转的便跑了,留下王夫人等愣愣的。
“哼~”王熙凤鼻子一哼,脸上露出一抹嘲讽之色。
然后便问道:“太太真的要帮琏二在老太太面前说情?只怕宝玉知道了不高兴呢,当初就是宝玉力主把那笔银子作为林妹妹的嫁妆封存呢。
呵呵呵,宝玉也是贼得很,他只怕早就打定了主意要娶林丫头的,所以转了一圈,那笔银子还不是落到他的口袋里了?”
这话倒是提醒了王夫人,那笔银子虽然与她无关,但是,却算是贾宝玉的了。
这么一来,她定是帮不得了。
不过,看着王熙凤半点也不帮贾琏说话,反而一心向着她们母子……
难道当初药方那件事她真的一点也不介意了?
还是,府里那隐约的传言是真的,她真的与宝玉有染……?
要真是这样,需得想个妥善解决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