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1dv精品小說 最強小農民 愛下-第3327章 大羅榜第一 太上道人!讀書-kck1i

最強小農民
小說推薦最強小農民
待霞光敛去,又是一颗道珠飞出。
唐昊接过,直接将内里的道蕴摄出,吞服了。
修为又立涨四十多颗道星!
他笑了笑,相当满意。
一般来说,碰上一处仙缘,他平均能得一两百颗道珠,修为涨一两百星,但现在,他才刚来不久,便涨了八十多颗星。
而这座神山上,还有许多的考验。
“继续!”
他起身,挪到了下一个位置。
展开卷轴一看,他眉头轻皱了一下。
这又是一道炼丹题!
他并不喜欢这样的题目,因为炼丹更耗费时间,但接都接了,也不好放弃。
他拿了材料,祭出神炉,开始炼了。
半个时辰后,丹成,再度有霞光冲天。
“我靠!又来了!还是那地方!”
“到底谁啊?哪个变态老怪?”
这一下,神山四方炸锅了。
这都第三次了!
而且算算时间,也不过一个多时辰!
这么短的时间,连过三个七品考验,这速度着实有些可怕了!
他们也更是好奇,这究竟是哪位高人!
“又是他!”
“也太快了吧!”
七品区,众人抬眼一看,面庞都抽搐了起来。
妈的,他们一个都没过,这小子都过三道考验了。
“算了,我还是不待这里了,省得再受刺激!”
当下,有几人站起来,叹了口气,便往下边的六品区而去。
不少老怪对视一眼,皆是苦笑。
“这个唐天尊,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是啊!你们说,一个人修炼速度那么快,短短一百多年,便到大罗境,那他其他的方面,还会这么厉害吗?”
“如果仅仅只是器道厉害ꓹ 那也罢了ꓹ 可关键是,他丹道也这么厉害,我真是想不通了ꓹ 他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他们小声议论着ꓹ 都是纳闷无比。
许久,他们才收摄了心神,继续做起考验来。
这时ꓹ 唐昊已经在做下一题了。
草兰
很快,他又通过了。
这一次ꓹ 霞光闪过后,倒是没之前那么轰动了。
众人抬眼一看ꓹ 似乎见怪不怪了。
因为他们都知道,那是唐天尊,那个创造出大道金丹,登上丹榜第一的神人!
重生1985:农媳奋斗史
“妈的ꓹ 又是这个小子!”
这一次ꓹ 倒是多了不少骂声ꓹ 以及艳羡嫉妒的目光。
接下来ꓹ 最多半个时辰,在七品区,都会有霞光冲天。
众人也都逐渐习惯了。
“看ꓹ 又有霞光……”
“又是唐天尊吧!有什么好看的!”
“不是!这次不是七品区,是更高的地方ꓹ 好像是八品,不对ꓹ 是……是九品啊!有人破了九品考验了!”
異現場調查科
过了不知多久,山上又有霞光冲天。
一开始ꓹ 众人都不在意,以为又是唐天尊。
可仔细一看ꓹ 他们便露出了震惊之色,那根本不是七品区,而是最高的九品区。
而这也是开山以来,第一次有人破了九品考验。
哗——!
神山四方一阵沸腾,暴发出了震天的喧嚣声。
“那是谁啊?”
他们都好奇无比。
不少人起身,专门上了九品区一趟,一探究竟。
“是传说中的那位,太上道人!”
回来之后,他们神色是激动无比。
太上!
这个道号,曾经在仙界是如雷贯耳。
如今,这个名字依旧占据着大罗榜的第一位!
他也被誉为最接近仙王的人!
“竟是他!”
“以他的修为,现在肯定很接近仙王境了,我看第一个晋升仙王的,非他莫属!”
神山四方又是一片沸腾。
“太上?”
听到四方的动静,唐昊神色一动。
这个名字他当然见过,大罗榜第一位!
不过,也只限于此。
这位似乎有些神秘,没什么传说留下来,仙界大多数人也都只知道这个名号而已。
“能破九品考验,说明他的丹道造诣相当厉害!”
宫玉良缘 纭纣
唐昊赞叹道。
他看向山巅方向,有些兴奋了起来。
这个神秘的太上道人,绝对能当他的对手!
“先破了这道考验,再去九品区!”
他收摄了心神,继续破起身前的考验来。
这一题颇有难度,乃是造丹方,还得炼出来。
花了一个时辰,他才解决。
拿到道珠,他便起身,往九品区而去。
九品区一共九株神木,遍布各方。
其中有七株神木,下边坐了人。
“比之前多了!”
唐昊喃喃道。
刚来的时候,这里才五个。
“嗯?这个人……不是处男兄么!”
他四下一扫,掠过其中一道身影时,不由愣了一下,嘀咕出声。
“尼玛!你骂谁处男呢!”
混元童子耳朵贼尖,立马转身,破口大骂。
他眼睛瞪着,都快喷火了。
又是这个臭小子!
见到这货他就烦!
“难道不是吗?不叫处男,那叫什么?”唐昊笑道。
“你……你给我等着!现在我收拾不了你,但等我的宝贝炼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你欠老子的,我要你统统还回来!”混元童子尖声叫嚣。
“好!我等着!”
唐昊也不恼,反而觉得有趣。
“哼!”
混元童子重重哼了一声,转回了身去。
唐昊收回目光,继续往四方扫视起来。
片刻后,他眸光一凝。
在左侧,一株神木之下,坐着一道朦胧的身影。
隐约可见,是一道白衣身影,头发是蓝色的,但却看不清相貌,而在他身后,还有道道灵光闪烁,绕着他飞舞,像是某种灵蝶,翩翩起舞间,洒下耀眼神辉。
唐昊心神微微一震。
这个人给了他一种极大的压迫感,不用想,他就可以肯定,这就是太上道人,那个大罗榜第一!
似是感应到了他的目光,那人微微扭头,瞥来一眼。
只是淡淡的一眼,也没什么情绪波动。
接着,他收回目光,继续闭目冥思。
“太上,太上……该不会走的是太上忘情道吧!”
唐昊暗自嘀咕。
这一道,修的人可是相当少,他一路修炼上来,见过了无数修者,也没见着几个。
狩靈紀要
片刻后,他才摇摇头,走向了一旁的一株神木。
轻吸了口气,收摄心神,他才在树前的蒲团上坐了下来。。
下一刻,木枝一抖,其上挂着的卷轴落了下来。
他接过,展了开来。